为给高烧8天的父亲找一个床位 她拨通了自我举报
首页
阅读:
admin
2020-02-18 19:54

  为了增加曝光度,她选择一次次转发时附加上热搜线号,李馨父亲开始咳嗽,1月22日开始发热,一度烧到39.5度。考虑到武汉疫情严重,一开始李馨不敢去医院,担心交叉感染。出现高热后,李父并无网上所说的乏力厌食等症状,李馨便买来退烧药,可是父亲吃了四天,高烧并未退下来。

  医生说,他属于高度疑似病例,很大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普爱医院没有试剂盒,没有办法做核酸检测,因而无法确诊和办理住院,最后开了连花清瘟胶囊和乳酸左氧氟沙星片,让回家隔离。

  一位医生告诉李馨,现在武汉所有的定点医院,不能私下收治病人,一定得走社区的流程——病人将情况上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社区再上报到本区附近的医院,开始“排位”。

  社区分诊是从1月24日开始的,武汉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挥部决定全面实行发热市民分级分类就医服务,武汉新冠战疫的“前线”也从定点医院发热门诊,下沉到各大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现在这种局面,有可能救每一个人么?理性一点说,不可能的。不可能在每个人身上用尽医疗资源像平时那样尽力抢救的,医疗资源是有限的。

  很多小饭馆都要倒闭了,这下就应该发动他们去做盒饭,这样隔离病人是相对低廉的价格达到目的,完全免去全家隔离还要买菜做饭的问题,也免去了饭店进了好多年货都要坏在店里的担心。

  然后,只需要派很少几个医护人员做好防护,挨个统计体温,一旦发现有病情急剧变化就立即联系定点医院就医,因为医院有呼吸机,而宾馆没有。